脉脉

起名废

1941年,大姐的死和小弟的北上让原本热闹的明公馆瞬间冷清了下来,除夕夜,明楼和明诚从新政府办公厅走了出来,此时,上海的夜,灯红酒绿,觥筹交错,但楼诚二人却倍感疲惫,因为在大姐牺牲后不久,组织上为楼诚二人派来了各自的搭档,也就是他们二人现在的“妻子”,组织上的这个做法打懵了楼诚二人,因为他们在巴黎时就对彼此许下了一生一世的诺言,因此楼诚二人对这个决定很抵触,但同时,他们也知道大姐至死都希望他们各自成家,因此只能压抑彼此的情感,因此他们都只是相敬如宾,只是名义的夫妻罢了。而嫁过来的两个人,姐姐沐槿名义上是明诚的妻子,其实她明白明楼和明诚两个人都在压抑着自己,而她真正爱的早已离去,她早已心如死灰。所以她想成全他们,他们爱的深刻,爱的苦,她做了一桌子两兄弟爱吃的菜,草头圈子,红烧肉,应有尽有。又想了办法把真心想嫁给明楼的那个妹妹穆熙妍支走,这才吩咐给明家两兄弟打电话,此时的明楼和明诚并没有离开新政府办公厅,76号新上任的行动处处长朱徽茵向她们跑来,告知他们家里有人在等他们,楼诚二人有点无奈,但当朱徽茵说等他们的是明诚的妻子时,明诚已经知道了沐槿的目的。当他们回到明公馆时,屋里一片漆黑,他们推开家门,迎着月光,他们隐约看到一张纸条,然后他们急急打开灯,对着灯光看了起来。是沐瑾的字,我已经把她支出去了,你们一定要幸福,我还要去看郭骑云,祝你们过得愉快,等再过段日子,我就把她调走,不必担心。组员沐瑾留。桌子上有丰盛的饭菜,可两人的心情却因此更加沉重。最后还是明楼打破了这尴尬沉默的气氛,吃吧,她不会有事的。明诚听着,虽然无法放下心绪,但他选择听大哥的,大哥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吃了年夜饭,明楼突然来了兴致,说要唱一段,明诚无奈,只得点了梅龙镇,那优扬的曲调让两个人微微陶醉。一曲毕,他们突然觉得燥热起来,看着彼此,仿佛想把对方拆吞入腹。还是明诚先败下阵来,压抑着哽咽说,大哥,我知道沐瑾要做什么,可是穆熙妍却是真心喜欢大哥,我不能做什么,无以为报。十岁那年你把我带回来,我就知道,我栽了,大哥不应该被我拖累。明楼叹口气,说,我何尝不是栽的彻底,当我把你救出来的时候,我就发誓要保护你一辈子,答应我,好吗?明诚此时已经缓缓留下泪来,频频点头,大哥,我愿意。一室痴缠。初一早晨,明楼拉着明诚走进小祠堂,对着牌位跪下,向大姐和父母交代清楚他们的爱情,即使前路荆棘,他们也能携手前行。
后记:明诚后来说,唯大哥和信仰不可辜负。大哥则用美食和京剧栓住了他。还有,沐瑾的男朋友是郭骑云,原剧中郭骑云有女朋友,文章给了他一个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