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

楼诚 七

宝宝感冒了,最近更的时间不定,这一章汪曼春就领盒饭了,
距发现阿诚有孕已有一月有余,日子一日日的过去,阿诚越来越嗜睡,孕期反应也大了起来,由于身体状况不佳,他逐渐减少了陪同明楼上班的次数,每天独自上班的明楼,孤独寂寞的他常常在市政府办公厅里大发雷霆,秘书处的众人都在默默的祈祷,明秘书长赶快回来吧,又过了半个多月,明诚终于来上班了,大家也终于舒了一口气,明楼把他带进自己的办公室,脸上只有凝重,问:你怎么来了,明诚并没有说话,只是给了自家先生一个大大的拥抱,他们对彼此的想法了如指掌,就在这个温馨的时刻,突然刘秘书来敲门,汪处长来了,两人恋恋不舍的分开,阿诚缓缓离开办公室,并请汪处长进来,汪曼春进来的时候看到阿诚,一脸疑惑,但并没有放在心上,她奔向明楼,搂住他,全然不知阿诚还在场,自然也错过了明楼眼底那一瞬间闪过的一抹精光。很快,明楼推开汪曼春,对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汪曼春沉浸在明楼给她塑造的美梦里不可自拔,他恐怕想不到自己未来的命运。明家的事情她很关注,尤其是明楼的感情归属问题,当她听到明楼已经在明家大姐的安排下结婚,妻子已经有孕的消息,她大怒,冲到明长官办公室,发现明长官并不在办公室,询问了秘书处的人才知道,因为明家大少奶奶高烧不退,明长官翘班去照顾他,已经两天没来上班了,汪曼春的怒火烧的更旺了些,可是碍于明楼和他家大姐的关系,她只好暂时压下熊熊怒火,可汪曼春又很不甘心,凭什么一个不知来历的普通人都能爬上明楼的床,他却不肯和自己在一起,凭什么!可是几天后,她发现明楼娶的正是明诚,她的嘴角微微勾起,想跟我汪曼春抢男人,没门!汪曼春翻进明家大院的时候,明诚还在睡着,一脸恬然,殊不知一个巨大的局在等着她,明诚旁边趴着帮大哥看着阿诚的明台,他的耳朵微不可查的动了动,手摸到了枪,就在汪曼春要对明诚下手的时候,一颗子弹洞穿了她的胸膛,明台的枪还冒着热气,他小心翼翼的处理了汪曼春的尸体,并放出消息,汪曼春想杀害明家大少奶奶,结果被护妻狂魔明楼杀死。不出两天,这一消息就传遍了上海滩,明楼和家人长舒了一口气。

楼诚 六

阿香和明镜都是beta,苏医生是omega,下章汪曼春出没,汪曼春是beta
等他们安顿好,明诚通过电话知道了明台被毒蜂带走的消息后,还没等他开回市政府办公厅,他就眼前一黑,晕倒在离家不远的车座上,明楼等了许久,依旧不见明诚的身影,他有些许慌乱,他急忙赶回家里,在距家不远处发现了昏迷不醒的明诚,他轻轻的把明诚放在后座,将车稳稳的开回家里,大姐迎上来,在看到明诚的那个瞬间有些着急,却也不失清醒的头脑,给苏医生打了电话,然后把明楼叫到了小祠堂里,在小祠堂里,明楼向大姐坦白自己已经标记了阿诚,大姐虽有点不愿,但木已成舟,不能改变。屋外,阿香把苏医生请进阿诚的房间,诊了脉,她告诉阿香,阿诚是怀孕了,但他的信息素水平还是偏低,和贫血类似,很快,明镜和明楼达成了共识,来到阿诚的房间,看到脸色苍白的阿诚,明镜心疼的直掉眼泪,苏医生把明家姐弟带到屋外,简单的叙述了阿诚的情况,两姐弟都很疑惑,信息素水平偏低怎么回事?苏医生仔细的想了想措辞,说,他以前受过虐待吧,长期如此自然会这样,而且他怀孕了,这亏损就必须好好补回来,否则生的时候有可能会一尸两命,而且还会缩减寿命,听了这席话,明家两姐弟都有些后怕,忙问如何进补,送走了苏医生,明家两姐弟相对无言,虽然明楼对于爱人明诚给自己怀了孩子而高兴,却也为他的身体状况深深担忧着。

楼诚 五

表白第二天
第二天早上,当明楼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位置只留下温热,厨房里出现了浓郁的香味,饭桌上有简单的早餐,他的酒量明楼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弧度,原来他的酒量一直都很好,根本就没醉,只是微醺而已,明诚回到巴黎后,与明楼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在即将离开巴黎前,两人完成了标记,(不会写肉,自己意会)自此,围绕在他们身边的信息素味道有了改变,是桂花糖的味道,他们都知道,回去了,就要站在战场上,可能会随时被子弹洞穿胸膛。在香港转机的时候,明诚解决了原田熊二,和大哥一起坐上回上海的飞机。明诚发现毒蜂带走了明台,而此时已有一个小生命呆在了明诚的肚子里,慢慢发芽。

庄季
第三张是事后哦

本文有原创人物张启山的妹妹悦儿,尹新月黑,不喜勿入
张府夫人是谁?这个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这是为什么?因为有人认为自己不配,有人自封。没错,前者是张副官,后者是尹新月。      ――来自张府亲兵和下人的一致观察
所有张府亲兵以及二小姐悦儿都知道张副官是和佛爷一起从张家老宅来到长沙的,而二小姐知道这两人在老宅有婚约,而且张家有家规,历代家主必去携带麒麟血之人,但到了张启山这一代,没有携带麒麟血的女子,而携带麒麟血的只有张日山即张副官一人,因此张副官自小知道自己是佛爷的人,他虽然很自卑但也很忠诚,而尹新月却嚣张跋扈而且目中无人,看都知道谁更适合佛爷。
佛爷也很苦恼,张日山被自己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自信在见到尹新月的时候就像一座地基不稳的大厦一样,轰然倒塌。但很快妹妹的到来让他的眼睛闪亮了一下,在妹妹的授意下,他故意在尹新月面前对众人说,以后,一律管副官叫夫人,安慰着副官的心。可这厢,尹新月却嫉妒的发疯,但碍于张启山并不敢太发作,可是,很快,她真的爆发了,原来,张副官怀孕了,张府上下收到了来自九门的贺礼,尹新月看着繁荣的景象,忍不住去找了张副官,还推了他一下,一个亲兵刚好路过,接住张副官,前往客厅请二爷诊脉,虽然结果副官并无大碍,孩子呢,也保住了,可却没能压下张启山的怒气,他把尹新月放在牢里,不闻不问,直到张家军被分别手边,可此时,她在追悔莫及也无用了。她的自大和没有自知之明毁掉她自己,别人永远不会怜悯她。
     

楼诚 四

明楼要开始腹黑诱拐喽(本章略短小)
自从明诚从伏龙芝受训回来,明楼就一直思考如何捅破这层窗户纸,很快他在完成任务之余,发现一个女孩子和他走的很近,等了解到才发现,那个人并不喜欢明诚,但是和他是很好的朋友。于是明楼和她一起制定了计划,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明诚发现大哥的行为开始不规矩起来,于是留了个心眼,但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有点开始幻想大哥也喜欢他,可是又害怕这是自己的幻觉,可是很快,他发现大哥在宴会上喝醉了,他小心翼翼的把大哥扶上床,盖好被子,正准备离开,却被明楼拉住了,明诚无法,只得留下来,却听到了大哥的“真情告白”,大哥说的是:为什么我的小阿诚对我疏远,我爱他的。阿诚的心跳加快了,他回答,我也爱你。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