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

楼诚 七

宝宝感冒了,最近更的时间不定,这一章汪曼春就领盒饭了,
距发现阿诚有孕已有一月有余,日子一日日的过去,阿诚越来越嗜睡,孕期反应也大了起来,由于身体状况不佳,他逐渐减少了陪同明楼上班的次数,每天独自上班的明楼,孤独寂寞的他常常在市政府办公厅里大发雷霆,秘书处的众人都在默默的祈祷,明秘书长赶快回来吧,又过了半个多月,明诚终于来上班了,大家也终于舒了一口气,明楼把他带进自己的办公室,脸上只有凝重,问:你怎么来了,明诚并没有说话,只是给了自家先生一个大大的拥抱,他们对彼此的想法了如指掌,就在这个温馨的时刻,突然刘秘书来敲门,汪处长来了,两人恋恋不舍的分开,阿诚缓缓离开办公室,并请汪处长进来,汪曼春进来的时候看到阿诚,一脸疑惑,但并没有放在心上,她奔向明楼,搂住他,全然不知阿诚还在场,自然也错过了明楼眼底那一瞬间闪过的一抹精光。很快,明楼推开汪曼春,对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汪曼春沉浸在明楼给她塑造的美梦里不可自拔,他恐怕想不到自己未来的命运。明家的事情她很关注,尤其是明楼的感情归属问题,当她听到明楼已经在明家大姐的安排下结婚,妻子已经有孕的消息,她大怒,冲到明长官办公室,发现明长官并不在办公室,询问了秘书处的人才知道,因为明家大少奶奶高烧不退,明长官翘班去照顾他,已经两天没来上班了,汪曼春的怒火烧的更旺了些,可是碍于明楼和他家大姐的关系,她只好暂时压下熊熊怒火,可汪曼春又很不甘心,凭什么一个不知来历的普通人都能爬上明楼的床,他却不肯和自己在一起,凭什么!可是几天后,她发现明楼娶的正是明诚,她的嘴角微微勾起,想跟我汪曼春抢男人,没门!汪曼春翻进明家大院的时候,明诚还在睡着,一脸恬然,殊不知一个巨大的局在等着她,明诚旁边趴着帮大哥看着阿诚的明台,他的耳朵微不可查的动了动,手摸到了枪,就在汪曼春要对明诚下手的时候,一颗子弹洞穿了她的胸膛,明台的枪还冒着热气,他小心翼翼的处理了汪曼春的尸体,并放出消息,汪曼春想杀害明家大少奶奶,结果被护妻狂魔明楼杀死。不出两天,这一消息就传遍了上海滩,明楼和家人长舒了一口气。

评论(6)

热度(18)